ENGLISH中文

上一页     下一页

【2003】在那里—王音



      最近几件作品依旧缺乏一致的视觉面貌,如果看上去有些新意,那是有点稀疏了的时代气息,或者说是作品少了些时代感。这些画显得有些陈旧、粗糙、零乱,但不能算是东拼西凑、任意随手所为。以这种方式对待作品,有我个人的目的和理由。简单说,画画一直吸引我的是,尝试抓住那种我能感觉到的绘画意识,那种从我生活体会和对绘画理解中形成的绘画意识。

 

      在我看来,绘画可以不在风格和样式面前止步,可以是丧失掉风格与样式的,可以是没有符号标志的;绘画也可以是以朝秦暮楚的形式来表露心迹,畅所欲言,甚至可以变得缺乏创见、粗劣和追求失败的形式。当然,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使绘画更富于挑战性。其实绘画更应该挑战固有的认识习惯,挑战那些侵入人们意识内,变得僵硬、秩序化了的东西,挑战绘画在展厅与客厅之间的安娴的品格与淑女一般的脾性。

 

      凡是对现实不满的人都会去想办法,这个近乎直白朴素的道理对画家也适用—画画终究是一项极朴实的工作。